无法复刻的大师,振奋人心的星际大战

  人物传记电影的手法很多变,也很容易拍出别样的风情。比如关锦鹏的《阮玲玉》,以及小时候我看过的《毕加索》。实际上,《美丽心灵》这部片子的好莱坞模式还是过于做作了,有点强弩之末的味道——很想表现,但却流于表面。
   1、好莱坞的模式就是情节要跌宕,主演要有张力,能够占据镜头的中心和视觉的重点。
   2、纳什的贡献在这部戏里显然没有得到较好的科普性质的传达,这个很遗憾,过于煽情,过于描绘其所谓的心路历程和外在环境、人际关系的变化只是有点画蛇添足的嫌疑。
   3、好莱坞模式总是有点故事性,但生活的故事性显然不会是这样的模式化,因此人物传记电影就很容易造成一种割裂,而这种割裂恰恰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4、里面的主演演的正常,倒是一些配角略显做作。
   5、但愿人物传记电影能多关注一些“群像”似的人物,手法可以魔幻一点也可以纪实一点。比如我最近就很想有人能把某个群体的事迹拍成电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游侠一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导演:罗兰·艾默里奇
        主演:比尔·普尔曼 威尔·史密斯 杰夫·高布伦
     在看过了艾默里奇的新片之后,突然想回顾一下他指导生涯的经典之作《独立日》,相比《惊天危机》炸烂白宫相比《独立日》与外星人火拼的戏码显然更加抢眼,虽然已是时隔10多年的旧作,但场面上却不输给新作,剧情虽然依旧是明显的美国至上的宣传模式,却恰到好处融合在剧情之中,情节进入到高潮时刻仍然会给观众带来一种振奋人心的感觉,从此看来不得不承认好莱坞宣传攻势的成功。
      艾默里奇游刃有余的把握了商业电影的节奏,两个半小时的时长张弛有度,威尔·史密斯还不会一本正经的说教,插科打诨的威尔·史密斯远比《重返地球》中那个教子有方的父亲有魅力得多,亦正亦邪的角色激发了他黑人血统中一种不羁的喜剧才能,可惜随着年龄和地位的与日俱增,这方面的天赋在威尔·史密斯身上日渐式微。另外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无疑是能开战斗机和外形对干的美国总统,在90年代,美国总统总被推上前线与外星人或恐怖分子对干,还记得《空军一号》中的哈里森·福特单枪匹马消灭劫持总统专机的恐怖分子,或许是时代变了,如今的好莱坞电影已经很少如此塑造这样的总统角色了,虽然如此总统不免太过做作,但如果拍的出色还是比《白宫陷落》中窝窝囊囊的美国总统更加的令人振奋。
       作为商业大片本片中意识形态的表达过于直白,不少情节都会令人起鸡皮疙瘩,那种慷慨就义的决心和美国独大的宣传符号就好像我们抗日影片中举着党旗大喊“为了新中国前进”之后立即被敌人乱枪扫死的旗手们。既然外形不速之客大敌当前,我们还是一致对外,忘记这些国家主义吧。

父母来美,正好赶上我一个特殊的“休假”时期,在新旧部门交接的时候,我竟然两个多月没怎么上班,半个月前甚至把工作电脑都归还了,彻底在家休息,同时还按时领取工资——大锅饭居然在美国实现了。
老人们总是很焦急,到美国这么多年,我真切感觉到中国人和美国人气质上的重大差异——中国人似乎都做事麻利,领悟极快,三下五除二就把事情做完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另外,这种追赶心态的延伸是对任何事情,只要是还未确定,都心神不宁。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什么事情说得再好都没用,必须到了手才算,往深里说,是缺乏信任感(奇怪的是,中国人对亲人似乎从不缺乏信赖,显然这种怀疑是对“外人”才有的,也就是说,普通人之间缺乏起码的信任感);往浅里说,是一种急噪毛糙的表现。
工作的时候,我和同事的区别就很明显。一个事情,到我手里,总是能够很快做完,而同事往往还没开始着手呢。但上司不止一次地提醒我说“你太快了,需要慢下来”,因为过于快速会造成执行不完美,返工所带来的消耗比慢慢做还要大,而且,我动作太快,一个项目里合作的其他员工常感到莫大的压力。时至今日,我已经学会稍稍慢一点,保证质量没有被妥协,也就是“多快好省”,这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声誉,以致于诺大的公司,美国总部这边说起全球运价的分析,我是第一号。这也是一件挺讽刺的事情,一个全球企业,负责美国总部运价分析的人,竟然是一个中国人,而且他的职位并不高。

       好莱坞喜欢拍人物传记片,每年总有,而且往往有一二部会在当年很抢眼。但这一部显然不算。希区柯克不适合拍传记,只须看纪录片就好。而且这个主演太不希区柯克了,大师爱在每一部自己的电影中露个脸,企鹅形象深入影迷之心,世界上只怕很难找到一个演员来演他。
       国产片中人物传记也偶然有,但流于主旋律,连《吴清源》、《启功》、《大唐玄奘》等都拍不出道道。说到底还是电影类型化不够成熟健全,时机未有,也没有这样的人来完成。

扯远了。本来是想说电影的。既然在家休息,每天陪父母坐在视听室里看电影就成了我最重要的任务。几乎每天晚上8点,我们都准时坐在那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的沙发上,然后我播放一部电影。母亲不喜欢看动作片,也不喜欢看科幻片,至于恐怖片就更不要看了,其余那些疯疯癫癫的搞笑片、浅薄的言情片或者不知所云的艺术片,他们也不喜欢。选来选去,只有人物传记一类的“励志”片放得最多,他们也最爱看。
和他们一起看了许多好莱坞的人物片,《RAY》、《一往无前》以及去年的最佳男主角电影《凯波特》,我正在帮他们找去年我很喜欢的《铁拳男人》,这些都深得他们的喜欢。看了之后,我也觉得自己对好莱坞的感觉不大一样——那里不止是一个商业大工厂,在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上,他们的确技艺高超。他们所描绘的时代人物,无一不充满活力和矛盾的个性,这反而让那些人物更加鲜明。《飞行者》、《情枭的黎明》、《尼克松》等等,这个成功的片单可以开列很长。
相比之下,中国导演在把握人物上似乎还是幼儿园水平——这不能仅仅归咎于艺术上受到的外部局限,恐怕对人物的理解还不够。什么是某个人物的典型环境下的典型表现?看看《凯波特》就知道了。菲力浦把一个轻声细语傲慢做作自私自大却思维敏锐的人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种表现不是非得弄些猥琐阴暗面出来,《铁拳男人》里就没有这些,但这种高大全表现出来的手法绝对不使人讨厌和置疑。
我想,中国电影要拍得好,不是糊弄些《英雄》啊《夜宴》啊《黄金甲》里那些宏大的场景绚丽的色彩或者美仑美奂的道具就OK了的,先还要学学怎么把一个故事说得吸引人,怎么把一个人物描写得深刻——这种深刻是全局和完整彻底的深刻,而不是某几个闪光的细节。老谋子们弄几个经典的细节没问题,但要弄个全景大气的深刻人物描绘出来,还差得很远。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皇冠金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无法复刻的大师,振奋人心的星际大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