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男子吃完印度特产后怀疑自己来自印度,侥

讲回萨罗流落到儿童福利院,影片给到的细节是门锁与警卫。与其说是儿童福利院,不如说那里是儿童的监狱。这里工作人员就是权威,孩子必须言听计从,不然会被惩罚,甚至被安排去做性服务。公益组织的Mrs.Sood对萨罗说,我们在这里(儿童院)并不受欢迎。尽管不受欢迎,儿童院还是没有完全排斥公益组织的能力,而且儿童院的孩子那么多,公益组织能带走的终究是少数。公益组织就像把岸边的鱼丢回海中的孩子,哪怕救一个也是好的。现实中,Mrs.Sood在这个行业工作了37年,帮助了大约2000个印度孩子找到新的父母。

生母与养母的母爱,同样温暖而强大。妈妈是《雄狮》中最温暖的词,两位母亲守护着萨罗,闪耀着最淳朴的人性光辉。
戛纳影后鲁妮·玛拉,在片中饰演萨罗的女友,在萨罗最敏感脆弱的时候,给与他爱的力量。

片名也很有意思,直到最后,导演才给出了答案:原来萨罗一直拼错了自己的名字,其实“雄狮”才是他的本名。或许,这个名字代表了坚韧、勇敢,因为狮子是群居动物,无论它走多远,都可以凭借气味找回自己的族群。细节永远是征服观众的终极武器。萨罗回家,全村沸腾,母子俩紧紧相拥,而萨罗并没有忘记养母,他给养母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你们永远是我的爸爸妈妈!血浓于水,但养育之恩大于天。愿每个孩子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影片的结尾,几行字幕又成了一颗催泪炸弹:
于是我们知道了,古杜没有回去找弟弟,是因为他们分开后,他就被火车撞死了
我们也知道了,5岁的萨罗一直叫错了自己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意为雄狮。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影片为何叫做雄狮,再回过头去看,它正是小萨罗成长为雄狮的故事。
说起Lion,第一个会想到的是什么?是迪士尼动画片《狮子王》。辛巴年幼时因为贪玩,离开了国王的领地,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逃亡和斗争后,成长为真正的雄狮,King of lion.
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小萨罗的成长轨迹,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
1、机敏的幼狮
此时的他,天真可爱,有一个尽管贫穷却很温暖的家,他和哥哥在铁轨上玩耍,帮妈妈在工地上搬石头,小小年纪却有责任心,懂得照顾妹妹,还有帮这个家庭分担生活的重压。虽然才五岁,但是有着超越寻常孩子的机警和敏锐洞察力,这是他能在充满黑暗与危险的异国他乡生存下去的一道保障。
在这里,不得不夸一夸小演员的表演,相当到位。他的对白不多,但是一双眼睛却已经传达出了小萨罗所有的情绪。
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非常放松的,充满了这个年龄的天真烂漫。
发现哥哥没有回来,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开始寻找。等他上了那辆旧火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带走时,他慌了,焦急地寻找着哥哥,来来回回地奔跑着,拍打着车门,拉扯着铁栏,呼唤着哥哥的名字。列车在呼啸,萨罗在奔跑,我们的心也悬了起来,揪在一起,那一刻,他的无助与伤心我们感同身受。也是在这辆火车上,小萨罗哭了,唯一一次哭泣。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于是,我们记住了那双眼睛。里面写满坚定。
在路上,他第一次看到了窗外有人,他朝坐在地上的人呼喊救命,他拼命把手伸出窗外,可他无法改变车子的运行轨迹。自顾不暇的人们,有哪里有空去理会他的求救呢。
当列车终于到站时,他已经在1600公里外的加尔各答。这里没人能听懂他说话,他在售票处一遍遍地说着家乡的名字,却被无情地推开。
在车站的走道里,一个陌生的孩子给了他一块硬板纸作为睡觉的地方,可当我们刚刚感受到人性里片刻的微光时,孩子的尖叫声打破了萨罗的熟睡,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由此展开。而比劫掠儿童更可怕的,是警察的冷漠。当萨罗跑过那个栅栏的时候,警察冷漠地在一旁抽着烟,默许了这样的行为。
好不容易躲过一劫,小萨罗继续开始寻找他的家,他在铁轨上走着,却不知道家的方向是哪里。好心的女人带他回家,给他吃饭、洗澡、喝汽水,那一刻,我以为这是个真心想要帮助他的好人。可很快,她的用心渐渐显露,小萨罗的机警也在这时体现的淋漓尽致,他趁女人不备,一口气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奔跑起来的样子,像草原上的幼狮一样迅捷。
他捡了一把勺子,学着对面餐厅里的男人那样,舀一勺汤,凑到嘴边,如此模仿了几次后,又无奈地压在了手心里。那终归是他无法过上的生活,只能就这样看着。如果还在家里该多好,至少他能喝上一碗牛奶。
好心的男人注意到了他,带他去了警察局,可是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家乡在哪里。一个被念错了的地方,又有谁会知道呢。
想到小学里学过的一篇课文《凡卡》,九岁的学徒凡卡趁着老板他们去做礼拜,给爷爷写信,求爷爷快一点儿来接自己,他难过地快要死了。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信封上写的是“乡下 爷爷收” 这注定是一封寄不出去的信,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
影片在这里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印度社会底层现状的刻画入木三分,直指人心,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5岁的孩子很难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名字,家人的名字,家乡的地址,印度每年有数量巨大的儿童走失,究其根源,还在于社会的黑暗与许多地方没有文明开化。
警察将他送去了政府的福利院。谁都能看出,那里不是一个好地方。
许多孩子无非是从一个噩梦走进了另一个噩梦。夜晚,孩子们唱起悲伤的歌曲,小萨罗听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人被带走,第二天才能回来。
这一夜会有多肮脏,又有谁知道呢。
所幸,他是被选中的幸运儿。
女人告诉他,有人愿意收养他。萨罗的脸上没有快乐的表情,他只是问,你们找过我妈妈了吗?女人说,找过了,但是没有回音。萨罗说:“我的家离这里很远。”
他很少说话,可是这句话体现了孩子心中的信念。妈妈一定也在找自己,只是家太远了,她暂时找不到。
最终,他乘上了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
苏,一个温柔而充满爱心的女人,和一个带着毛绒玩具的男人收养了他。当萨罗坐在车后排的时候,他还因拘谨有一些呆滞,苏显得那样高兴,不停地回头朝萨罗笑,鼓励他走进自己的生活。她激动地对丈夫说,他是那样的像。那个时候,我以为萨罗像她曾经失去过的孩子。
一年后,当他可以开心地和父母一起打球,叫着爸爸妈妈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融入了新的家庭生活。
2、狮子的沉睡
对于萨罗成长的二十年,影片是直接跳过的。成年的萨罗英俊帅气,胡须与发型为他增添了几分诗人的浪漫主义色彩。他学习酒店管理,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过着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在他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印度走失儿童的影子。这一阶段,相对于童年时精彩绝伦的刻画,影片显得苍白而凌乱,甚至连这一段恋爱都可有可无。
那个奔跑在草原上的小狮子在温暖的洞穴中陷入了沉睡。
唤醒他的,是一盘糖耳朵。
3、困兽之斗
他想要离开,去寻找真正的家园,可是他被困在了洞穴里。
这个洞穴,就是养父母给予他的家。
一方面,他不愿意养母伤心,拼命地隐瞒着自己暗中搜索故乡的事情,甚至因此和女友产生分歧,另一方面,他每晚都在搜索着,寻找着。画地为牢,他把自己关在里面,拒绝别人的靠近。他的内心在斗争,他甚至烦躁地拉扯着墙上的图钉与地图,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这样下去。
他和Mantosh一样,不愿伤害他们的养母,却还是让这个母亲伤透了心。于是,苏讲起了自己的往事,那曾经让她濒临崩溃的童年。
原来,她可以生育,但她和丈夫更愿意领养孩子,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的人,多一个不会变得更加美好,可是收养却能给萨罗这样的孩子带去希望。
一个棕色皮肤的男孩,让她从那段崩溃中看到了美好,于是,萨罗,这个印度男孩,被选中了。
苏的爱是伟大的,不仅有母性的光辉,还有对社会的大爱。妮可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每一场都把这个养母的心境刻画得十分出彩。她的演绎让人物更加真实可信,如果可以有更多的篇幅去诠释,我觉得将是一个更加富有层次和深度的角色。
4、雄狮回归
在故事前期异常精彩的衬托下,中期显得格外无力,可以挖掘的养母与Mantosh没有深入,可有可无的女友倒是着笔不少,这也是影片的一大败笔,但好在,影片的最后,又拉回了让人感动的节奏中。
影片穿插着萨罗的童年回忆,黄色的土地与树林,飞舞的枯叶,他和哥哥的身影……
当他在地图上无限接近并最终找到了他的家乡时,特写的眼神非常打动人,先是闪着水光,然后饱含热泪,最后流下,所有的情绪都写在里面,不需要过多的表现了。
这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有一双眼睛,告诉你他心里的一切。
这种收着演的神情是最能打动人的。
于是,他踏上了回乡的路。当他回到熟悉的小村庄时,我们的回忆也被调了起来,前半场的动容又回来了,桥洞,大坝,土路,小巷,矮房……一切都还是记忆中的模样。他找到了家,没有看到母亲。这里剧情停顿了一下,没有让他在家中看到母亲,而只是看到了一群家禽。于是心又悬起来了,母亲搬家了怎么办,去世了怎么办,他愤懑地锤墙,害怕只是一场空梦。
好在,好在有人懂英语,当他迫不及待的询问时,带他走了。
每一步,仿佛都能听到时钟的滴答声,紧张,激动,又害怕,迎面走来的,不管隔了多少年,都能一眼认出来,是他的母亲。
分别了25年的母子,终于拥抱在了一起。那一刻,我的鼻子酸了。
25年,萨罗终于找回了家和亲人。尽管哥哥已经不在了。
他重新走在当年走过的铁轨上,眼前是哥哥调皮地在铁轨上跑着,而5岁的他跟在后面,笑得开心。
记忆定格在了25年前。哥哥仿佛从未离开过。
古杜,古杜……
回家的路上,再一次想起年幼的萨罗这样叫唤时,我才真正地哭了出来。
古杜与神同在
而爱,与萨罗同在。

为了印度每年8万儿童走失,为了中国每年没有准确数据的儿童走失,为了因儿童走失而痛苦的所有家庭,为了因担心儿童走失而不安生活的所有人,特别推荐此片。时隔25年,经历漫漫回家路终于能够拥抱生母的萨罗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名副其实的《雄狮》。然而雄狮归家,是因其个人的机警、聪慧与对归家信念的坚持,因公益组织的帮助、遥远陌生人的友爱,更因为命运的侥幸。

养母有自己的孩子,她收养萨罗纯粹是为了帮助流浪儿童。而面对萨罗要寻找自己亲生母亲时,她没有阻止,反而给予萨罗支持:“我真的希望她还在等你,她需要看看你长得有多么好看。”

拐卖儿童问题之所以如此严重,归根结底是印度社会对廉价农业劳动力的贪婪需求。有的孩子白天劳作,要给水牛洗澡、喂食,捡牛粪便,晚上会被捆绑手脚,以防他们逃走,每天只吃一顿饭,而且是残羹剩饭。这些孩子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令人震惊的是,有的孩子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2012年印度颁布禁令,禁止雇佣14岁以下儿童,在印度,法律规定14岁以下的儿童需要接受教育,只有14岁以上的儿童可以工作,但这个规定对于大部分贫穷地区而言就如同白纸一张。

早前被安利了这部催泪片,当时我拒绝去看影片介绍,觉得如果被剧透了,那么在观影时会少掉一份新鲜与惊喜。在排片数量极虐的情况下,今天终于找了家影院一睹为快。
但其实,看完电影就会发现,哪怕看过再多的介绍,当你坐在电影院的时候,依旧会震撼,会动容,不一定会失声痛哭,但会感受到,有些东西深深地印刻在了脑海里,回放着,牵扯着你的心。比如我此刻想的:糖耳朵、古杜、家。
糖耳朵,一种街头小吃。在影片中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是开场的时候,小萨罗和哥哥古杜成功偷到了两小袋煤,高高兴兴地回家去。在路上,萨罗看到有卖糖耳朵的,很想吃,可是哥哥说,现在没钱给你买。天真的小萨罗满怀憧憬地说,以后想要一家糖耳朵店那么多的糖耳朵。这是一个五岁孩子最简单也最单纯的愿望,对于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糖,永远是记忆里最甜蜜又最奢侈的念想。
第二次是在分别的时候。小萨罗跟着哥哥到了外地的火车站,可他困得睡着了,哥哥要去看工作,让弟弟在那里等他。临走的时候,小萨罗说,回来的时候可以给我带一包糖耳朵吗?这一次哥哥依旧没能答应他。只是嘱咐他千万不能走开。那一刻的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小萨罗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夜深人静,却始终没能等到哥哥回来。他开始焦急地寻找……
第三次是在大学的聚会中,当他在厨房看到那一盘糖耳朵的时候,他拿起一片来尝了尝,童年时渴望已久的甜食就在嘴边,可是哥哥已经不在身边。思念就是在那一刻涨潮,记忆排山倒海袭来,他终于吐露,只是不是来自加尔各答,而是印度。一个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地方。
到这里,糖耳朵作为一种童年执念的载体,完成了它的使命——即唤醒萨罗心底对于家——真正的家——哥哥、妈妈、妹妹的思念与渴望。
古杜,小萨罗的哥哥,那个从小陪伴他成长的人。
影片真正对于古杜的刻画是很少的,在与弟弟走散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我们却无法忘记他,他是萨罗幼年时代最重要的人——在片中的重要性是不输于母亲的,是关于家的具象化的表达。
从影片中母亲需要搬石头我们可以猜到,萨罗可能没有父亲了,所以古杜,这个半大的少年,在萨罗心里起着长兄如父的作用,是萨罗的精神支柱,也是小小孩童的保护神,有哥哥在,他就是安全的,找到哥哥,他就能回家了。
不难发现,古杜是一个开朗而又充满活力的少年,他带着弟弟玩耍,小小年纪去做夜工为家里挣钱,是萨罗心中的英雄与榜样。所以当他起床的时候,小萨罗也跟着起来,搬椅子搬自行车,证明自己也是有力气的,是一个小小男子汉。正是他的存在,让萨罗的童年虽然家境贫寒,却不至于太过悲惨,甚至还充满快乐。那些美好的记忆陪伴着萨罗,让他在走失后的艰难求生中保持着一颗乐观的心,而没有像Mantosh那样自暴自弃难以自控。
既然提到Mantosh,那就顺便说一说这个人物吧。他和萨罗一样,从福利院走出来,被这对夫妇收养。但是刚下飞机的时候,他的眼里充满了戒备,不愿意亲近任何人,这和古杜是不同的。古杜虽然没有肯马上叫爸爸妈妈,但是他的小心翼翼里,没有敌意。回到家中的时候,古杜听养母介绍电视机,他的手在上面轻轻抚摸过,那是一种向往,而Mantosh却是大叫,是用自己的头去撞击,直到被养父拉开。
他从小就表现出一种难以控制的自我伤害倾向,直到成年后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被激发出来。养母曾评价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如果他能控制自己,可以取得很高的成就,可他却控制不了。在他的心里,有一块地方是永远缺失的,让他在怨恨命运的同时,怨恨自己。与他相比,同样作为走失儿童的萨罗,就要幸运太多了。
可以说,是以哥哥古杜为代表的家庭,温暖着他,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力量,可以成长为健康乐观的人。
家。狭义上的家,指的是那个住着母亲、古杜、妹妹的地方,是他曾无比渴望回去的地方。广义上来讲,是心灵的归属。
东坡词曰:此心安处是吾乡。
萨罗曾经失去过家,后来又得到了,他的养父母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给了他亲情的温暖,可当他回忆起印度那个乡村里自己的家时,他感到不安,为他现在过着优越的生活而不安,为他的哥哥和母亲可能在不断地寻找着他而不安。
养父母对他的好,他铭记在心,也非常感动,可他不能忘记自己的亲生母亲,两股力量在他心里撕扯着,让他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
他的心里无形中划出了一道墙,隔绝了养母,隔绝了女友,隔绝了外界的一切。颓废、迷茫、寻找。
寻根,是人性里一个固有的命题。《阿飞正传》里,旭仔寻找他的母亲,因为母亲抛弃了他,所以他也抛弃了母亲,没有再给她与自己相认的机会。《金刚狼3》里,劳拉在寻找信封上的地址,一个狼叔口中根本不存在的地方,她们心中的家园。那么狼叔自己呢,逐日号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家园啊。
同样是寻根,萨罗没有这两部表现地那么沉重,他只是想找到家,告诉母亲,自己一切安好。
人之所以敢流浪,是因为知道,会有一个家、一盏灯在等着自己。
家,是一切勇气与力量的源泉,也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文|苏筱兀。

图片 1

对走失儿童的救援也值得关注。影片中,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度,无家可归的萨罗蜷缩在昏暗的地道中,那些人贩子早已盯上这些流浪儿童,准备将他们抓走。萨罗拼命奔跑,他终于看见了一名警察,但是那名警察站在黑暗的光亮处,双手叉着腰,无动于衷。这让人心寒。如果守护公正的最后底线被冲垮,执法者形同陌路,民众权益何以保障?萨罗被送进了一家收容所,收容所是这个社会的小“窗口”,从那里我们可以窥见这个国家对难民以及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镜头下,破败的收容所,低质量的教育,被殴打的孩童,无处藏身。

图片 2

图片 3

《雄狮》就是其中一部。它将焦点对准了印度走失儿童,这个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没有苦情戏,没有歇斯底里的哭泣叫喊,只是一双无助的大眼睛,伤感地凝望着远山,已催人泪下。“知晓一个社会的灵魂,就看这个社会对待孩子的方式,除此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南非原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这句话,恰可以作为这部电影的内涵。

萨罗低估了自己的养母。首先,出乎他的意料,养母并非不能生育才收养他和弟弟。从未因他与弟弟不是一张白纸,都有着自己的过去,而执迷与痛苦。养母从一开始就接受着养子的人生全部,之所以收养而非生育完全是心之所愿,从未后悔:“世界上的人已经够多了,自己生了孩子也不能改变什么,如果能帮助那些正在受苦的孩子,给他们机会,也许还有一点意义。”当养母得知萨罗在寻找回家的路反而欣慰,当然也有可能失去萨罗的忐忑,不过她毫不犹豫地对萨罗说:“回去让她看看你多帅”。无论文化差异、地域差异、种族差异,母爱、亲情都是共通的。养母理解一位母亲的痛苦与渴望,她真的是一位伟大的成熟女性。

图片 4

晴风

图片 5

图片 6

近些年,印度现实生活题材的电影迅速崛起。在短短两三个小时的大屏幕上,我们看到一个发展中国家贫瘠落后的农村、高居不下的性暴力犯罪、男女社会地位不平等的现状,由此引发的话题和思考让全球注目。

看到这里,是否观众会松一口气。我们知道一定有人会帮助萨罗。只是面善女子丢下的是一颗糖衣炮弹,萨罗的聪慧救了他。一个心心念念惦记糖耳朵的贫穷孩子,是怎样察觉到危险,抵挡住汽水的诱惑,拼尽全力从女子家逃出,我们无从得知。

图片 7

(作者系江苏省常州市检察院干警)

图片 8

爱是克制,饰演萨罗养母的妮可·基德曼,在剧中的表演很全面地解释了这四个字的含义。作为奥斯卡影后的她,表演沉稳而隐忍,不但没有喧宾夺主,反而恰如其分地展现出母爱的伟大,与女性的坚韧。

事实上,我国走失儿童的数据也不容乐观,每年走失儿童在20万左右,这些儿童只有0.1%能被找回。我国对于失踪人口的寻找还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以及制度架构,好在政府和民间一直为此共同努力着。公安部建立了“全国失踪人口信息网”,民间最大的寻子网站“宝贝回家”,登记的信息数万条。一些企业也将研发防走失儿童电话手表作为市场方向。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2017年两会提案中曾建议利用人脸识别等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进一步提升儿童走失案件的侦破效率与破案率。这些或许只是被改善的一小步,但我们依然期许未来有更长足的进步。

首先,绝对不能把儿童独自留在陌生空间,哪怕只是五分钟十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很遗憾,我们不能假设社会的全然美好与路人的真正友善。萨罗走失起因是哥哥把他一个人留在火车站。影片中萨罗对哥哥的感情甚至超越母亲,萨罗走失后哥哥回来匆忙寻找,也是现实当事人与制作团队一个美好的愿望。这并不能洗脱哥哥对萨罗走失应付的责任。只不过,当时哥哥也还只是个孩子。

图片 9

■影像世界■ 失散儿童回家之路

《雄狮》最打动人心的是对真实事件和人物的如实还原,使观众感慨于艺术源自生活、生活高于艺术,更通过普世的亲情观打动人心,再将价值观提升到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间共生关系的思考上。影片将萨罗的归家之路大致分成幼年时的走失与成年后对故乡的寻回两部分。前段讲人间,人间苦旅,从走失到步入新的家庭,萨罗无时无刻不在危机之中。任何一个时刻任何一个环节,只要年仅五岁的萨罗有一丝精神与行动的掉链子,后果不堪设想。后段讲人性,人性复杂,取舍得失皆是选择。

图片 10

这部电影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印度男孩萨罗5岁和哥哥在火车站站台走失,被送往万里之外的孟加拉国,侥幸逃脱人贩子魔掌后,又险入“狼窝”,几次他凭借自己的本能,逃离险境,后来被一对澳洲夫妻收养,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身在海外的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出生的地方,25年后,他凭借研究一张GOOGLE地图认出了家乡,找回了生母。

对故乡的寻回部分更注重的是人性的表达,萨罗对养母是真爱,不想因寻找亲生母亲产生一丝伤害养母。寻回的实际操作过程是枯燥与扁平的,无论是利用友人还是谷歌,萨罗都将自己逼进了人生的死胡同,唯有不断寻找永不放弃直至完成寻找才能支撑他继续生活。如果找不到,他的人生就毁了。

电影名为《雄狮》,然而全片并没有出现一个狮子。在电影结尾,大家才懂了导演埋下的伏笔。萨罗一直将自己的名字念错了,他真正的名字叫萨鲁,意思就是“狮子”。萨罗在寻找自己的故乡,观众开始审查自己的内心,何处才是自己的归宿。人性开始觉醒——沉睡的困斗之兽,雄狮苏醒了。

幸运的萨罗最后被澳洲夫妻收养,他也因祸得福,得到了良好的教育。令他本人和观众吃惊的是,养母对孩子生养的态度。当25年后的萨罗决定去寻找生母时,养母哽咽着告诉萨罗,收养他的真相不是因为她不能生育,而是他们选择不生,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口太多了,他们觉得更有义务和责任去收养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孩子。这句台词瞬间击中了我的心灵,在理想主义者的眼里,人性可以净化,而这个世界也可以被改善,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去践行,这才是社会前进的动力。信仰,无处不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筱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1

电影的最后字幕显示,印度每年有8万儿童走失或被拐卖。我翻查了一些资料,在印度,每6分钟就走丢一个孩子,有的甚至是飞车抢夺式的拐卖。那些被拐卖的孩子大多被卖去劳动密集型的工厂或家庭作坊劳作,有的被迫乞讨,还有一些卖去做性交易,或者嫁人。

图片 12

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走失儿童一直是整个社会面临的问题,对于很多家庭而言这简直是灭顶之灾。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日夜哭泣,倾家荡产也要把孩子找回来,但是几率甚微。影片中的萨罗之所以能找回生母,和他生母25年来一直守着这个家有关,她始终相信走失的儿子会回来。

萨罗幼年的走失是儿童走失的典型性案例。走失原因是人为疏忽;走失后游荡状态存在被诱拐被伤害的潜在危险;有幸在警察局登记,转至儿童福利院,实则进入另一个危险地带。

萨罗的亲生母亲也同样伟大。她一直在等萨罗回来,25年都没有搬家。在萨罗找到自己后,没有劝他留下,母亲只要知道萨罗还活着就够了。

晴风

如果没有逃出会如何?印度女童多被卖做妓女或充当新娘,男童多被卖做奴工。而中国还有很多儿童被贩卖器官或被残害四肢沿街乞讨。影片讲萨罗的亲生母亲从未放弃对儿子归家的希望,实则任何一位亲人都无法放弃希望。放弃希望便是放弃自己的生命。当萨罗回家,母亲的感受是:幸福似海。知道自己的孩子还健康的活着,幸福似海。

图片 13

生活之艰难不能倾尽全力去照顾与保护孩子是发展中国家很多百姓都面临的问题,加之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状况更差,社会保障更弱,所以各阶层都清楚儿童走失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却迟迟无法解决。《雄狮》中加尔各答警察的冷漠令人发指,从他们的眼神中你看不出他们是保护者还是加害者。当萨罗流落街头,影片给了较大篇幅庞大喧闹而空洞的城市镜头。当萨罗向人求救没有人对其伸出援手(或许与语言不通有关),唯有一位面善的女子以笑容、食物和汽水招待萨罗。

平淡中展现真情 细节中见证感动
《雄狮》没有在事实之上增加更多狗血剧情,不然很容易变成印度版《小蝌蚪找妈妈》。这样一来,就非常考验导演和编剧的功力,结果证明,奥斯卡最佳影片与最佳剧本改编奖的提名的确实至名归。全片靠着细节展现出主角萨罗跌宕起伏的人生,细腻而真实地展现了他和养父母的深厚感情以及对亲生父母割舍不下的思念。

左一是当年帮助过萨罗的Mrs.Sood

这个印度青年寻找家乡的故事,正是被提名6项奥斯卡大奖的印度电影《雄狮》,6月22日21:00将在全国影院上线。
《雄狮》接棒《摔跤吧!爸爸》 6月印度风继续吹
“儿童拐卖”与“儿童走失”在全球范围都具有非常高的现实意义。《亲爱的》与《失孤》这两部电影根据中国真实事件改编,让观众泪洒影院,呼吁全社会反对“儿童拐卖”。

味道,承载着一个人对母亲和家乡的记忆,在印度也有相似的故事。男孩萨罗在五岁时在火车站与哥哥走散,在离家乡1800公里的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流浪了几个星期,之后被送进福利院,再后来被澳大利亚一对夫妇收养,成为了一个德才兼优的青年。

在印度,每年8万走失的儿童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小萨罗,只是弱势群体中的沧海一粟。剧组与公益组织联手,希望大家了解如何帮助流浪儿童,及时施予援手。
沉睡的雄狮 开始苏醒了

不少网友在微博中看到一个段子似的故事。一位福建男子家里吃饭都很清淡,没想到有一天当他吃到麻辣烤鱼,瞬间被辣椒的味道征服,这让他怀疑自己是从川渝地区被拐卖的,于是开始在网上搜寻信息,没想到还真的找到自己亲生父母了。

有一次萨罗与印度同学聚会,吃了一块印度特产糖耳朵,他开始怀疑自己来自印度,为了弥补内心缺失的那块对家乡的记忆,他开始寻找起了自己的家乡。

图片 14

导演没有用过多的语言,靠着晃动的镜头、昏暗的隧道和快节奏的剪辑,淋漓尽致地展现出小萨罗的仿徨无助,狠狠抓住了观众们的心。粉色飘动的窗帘、和“朋友”审视小萨罗的眼神,大家很快懂得了什么是“上一秒是天使,下一秒是恶魔”。

全片的点睛之笔,要数饰演童年萨罗的素人小演员Sunny Pawar,这位从4000多名男孩中脱而出的小演员,是剧组在孟买贫民窟里偶然发现的。导演戴夫·帕特尔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小萨罗最合适的演员。Sunny Pawar没让剧组失望,在电影镜头中展现出灵性十足的表演。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穷人孩子早当家的懂事,走丢后积极自救的聪慧,逃脱人贩和区分别有用心的“朋友”的机智。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成年萨罗的扮演者,正是凭借《贫民区的百万富翁》崭露头角的印度裔英国演员戴夫·帕特尔。

《摔跤吧!爸爸》中我们感受到了父爱的深沉,在《雄狮》中,观众会感受到母爱的克制与无私。
与如今中国电影追逐IP不同,印度电影的真实剧情和真情实感成为了印度片口碑与票房齐飞的保证,这也是为何印度电影盛产“神片”的原因。

戴夫·帕特尔精湛的演技,给观众展现出萨罗发现身世真相后,从敏感忧郁、惶恐不安,再到坚定勇敢寻找回家之路的心路历程。在寻家之路上,所有萨罗复杂的感情经历,都成为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勇气。生活中总是充满了各种磨难,只要拥有一颗坚强的心脏,拥有爱的力量,奇迹总有一天会实现。

《雄狮》关注“儿童走失”,呼唤社会关注儿童走失问题,同时唤醒人们对内心深处人性的思考。

《摔跤吧!爸爸》改编自印度运动史上第一位获得摔跤冠军的女运动员Geeta Phogat的故事,《雄狮》改编自作家萨罗·布莱尔利著名畅销书《漫漫归家路》,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作者自己的真实经历。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皇冠金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澳洲男子吃完印度特产后怀疑自己来自印度,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